鄧超節目大耍活寶。
Angelababy放下女神形象。

王祖藍和王寶強兄弟聯合貢獻大把笑料。
  作者:黃曉雅
 
從開播前粉絲“求放過”的集體抵制,到前四期節目播出後“笑出皺紋”的怒贊刷屏……浙江衛視戶外真人秀《奔跑吧兄弟》在短短四周內,從韓國原版節目《R unning Man》手中穩穩地接過盤子,在重組國產基因後,完成了“接盤俠”從不被看好到小伙伴們組團安利的“神逆轉”。
 
  “韓國團隊能做到兩三百人的指揮進退自如。一環扣一環,各個環節都是加分的,而且非常靈活機動。”
  “做《人生第一次》的時候,我作為總導演必須把要求一層層往下傳遞,但各個工種討價還價的結果是‘這怎麼可能做得出來啊?’但韓國導演提出的要求,他的團隊是要無條件執行的。”
  “在前幾期節目的具體執行中,大家已經看到,我們的製作能力真是很棒的,關鍵7個藝人的磨合也非常好,這才是節目的核心。"———有了韓方團隊的經驗傳授,加上中方團隊曠日持久的練兵,俞杭英表示,在完成5期節目韓方撤走之後,粉絲們也完全不需要擔心。
  從開播前粉絲“求放過”的集體抵制,到前四期節目播出後“笑出皺紋”的怒贊刷屏……浙江衛視戶外真人秀《奔跑吧兄弟》在短短四周內,從韓國原版節目《Running Man》手中穩穩地接過盤子,在重組國產基因後,完成了“接盤俠”從不被看好到小伙伴們組團安利的“神逆轉”。在韓方團隊保駕護航的前5期節目後,目前在“自力更生”的情況下,中方團隊已經完成了第10期節目武漢站的錄製工作,從“尿點密佈”到“笑出腹肌”,國產“接盤俠”是怎樣煉成的?滿地打滾放屁平地摔的“接盤”明星又是怎麼調教的?近日,《奔跑吧兄弟》總製片人俞杭英接受南方都市報記者專訪,揭秘“接盤俠”背後中韓基因突變的奧秘。□專題採寫:南都記者 黃曉雅 實習生 霍達 洪漫倩
 
成長筆記1
  一枚優質負責任的接盤俠是如何養成的?
  Q:和之前“買買買”的那些韓國模式有什麼不同?
  A:韓方明確表示——— 不賣,只合作!
  早在《奔跑吧兄弟》開播前,就有大批韓版《RunningMan》粉絲,集體微博跪求“放過跑男”,不過粉絲們的撒潑打滾並不能阻攔“跑男”進擊的步伐。和《爸爸去哪兒》等單純賣模式的韓版節目不同,《奔跑吧兄弟》流淌著的其實是“聯合開發”的血液。早在SBS與浙江衛視的談判過程中,韓方就明確表示“不賣,只合作”。製作《奔跑吧兄弟》並不是中方單方面的熱情,實際上這次合作對SBS來說也是本年度最大的項目,因此韓國團隊不僅全員參與前期,還在後期把關,首期節目就是由韓國導演曹孝鎮親自坐鎮剪輯。據節目組透露,SBS電視臺派出了一個多達50人的團隊在前兩站協助中方拍攝。在杭州、烏鎮、首爾、濟州島等前五期節目中,韓方團隊在各個工種中都有專人負責指導中方團隊。在播出的節目中,觀眾不難找到V J權烈、總PD曹孝鎮等韓方幕後明星的身影。此外,韓方還在《RunningMan》中主動為《奔跑吧兄弟》互動宣傳,讓“國民M C”劉在石贊嘆不已的“坐包機來的”、“一個季度的預算是300多億(韓元)”等土豪關鍵詞,成功安利了不少原版粉絲組團圍觀。
 
  Q:第五期後,沒了韓國團隊的保駕護航,我們能接好盤嗎?
  A:已經練很久……即使前面的錄製,執行團隊也是我們自己。
  “有人說,中韓合作,沒有一個是不吵架的,但我們這次卻是例外!”總製片人俞杭英表示,韓方的工作方式和理念給了《奔跑吧兄弟》團隊不少啟發。“韓國團隊能做到兩三百人的指揮進退自如。一環扣一環,各個環節都是加分的,而且非常靈活機動。比如做《人生第一次》的時候,我作為總導演必須把要求一層層往下傳遞,但各個工種討價還價的結果是‘這怎麼可能做得出來啊?’但韓國導演提出的要求,他的團隊是要無條件執行的,甚至各個工種還會提供更多的選擇,比如道具會主動給你東西,攝像會主動提出專業角度的看法……通過這次學習,我們各個工位進步非常大,都習慣了韓方的這種理念。”除了有韓國團隊助陣,為了接好這個盤子,完成了理念上的升級,中方團隊也是練兵已久。“練了太久了!藝人在用生命娛樂,我們是在用生命做節目,一直就沒停過。去年冬天的《人生第一次》,我們就是近兩百號人的規模,所有拍攝方式跟《奔跑吧兄弟》是一模一樣的!後來《爸爸回來了》也一直在做戶外節目的嘗試。如果沒有這些積累,韓國團隊一撤走,那真是全部傻眼了。現在即使是前面兩輪(5期)的錄製,所有的執行團隊也是我們自己,韓國主要起的是指導作用。”有了韓方團隊的經驗傳授,加上中方團隊曠日持久的練兵,俞杭英表示,在完成5期節目韓方撤走之後,粉絲們也完全不需要擔心,“在前幾期節目的具體執行中,大家已經看到,我們的製作能力真是很棒的,關鍵7個藝人的磨合也非常好,這才是節目的核心。"
    
成長筆記2
  接盤俠如何逼死明星?
  Q:中國的藝人能做到放下架子滿地打滾嗎?
  A:“激將”與“殺熟”!
  粉絲相信韓版“落地難,難於上青天”,最大的論據之一,就是“韓版7只不顧形象的主持人是無法複製的存在!”節目組在和韓國導演洽談時,人家提出的第一個問題也是:“中國的藝人能做到放下架子滿地打滾嗎?”
  結果在第三期節目中,中國藝人們用挨個打呼、放屁、平地摔的實際行動,回答了質疑。“鄭愷放屁,歐弟、林更新打呼,這些都是自然發生,非外力和人工能控制的。所以我們非常驕傲的是,選對了這七個藝人!”
  節目籌備階段,節目組先後考慮過上百位明星,基本把國內有娛樂精神且有可能參加的一線藝人都篩選了一遍,然後挨個面談。考察時,節目組首先考慮的是明星私下的熟悉度。後來,鄧超推薦了李晨,李晨為了這個節目增肥20公斤,一天吃5頓健身餐和20多個雞蛋。李晨又推薦了陳赫和鄭愷,而他倆正是愛鬥嘴的大學同學,後來這對“好基友”在節目中成了笑得觀眾肚子疼的“闌尾炎CP”。在不斷的面談中,節目組還找來了原版粉絲Angelababy和在任何節目中都毫無違和感的百搭王祖藍。隨後王祖藍又和王寶強組成了“霍比特兄弟”、“難兄難弟”的“背叛聯盟”。而為了打動鄧超,節目組特意製作了一個戰書PPT,把節目介紹寫在上面,最後寫上“‘新一代的亞洲綜藝主持天王’、‘從影視大咖轉型綜藝大咖’你敢來嗎?”最終邀約成功。召齊人馬後,節目組光藝人檔期就花了兩個月,像陳赫因傷無法參與第二站烏鎮的錄製,王祖藍因為私事也只能缺席第三、四站節目,這些都需要另找明星頂替。
 
  Q:中國藝人的“藝能感”是怎樣被虐出來的?
  A:不許經紀人在場,不給藝人腳本,連錄19個小時,凌晨5點還在開會……
  俞杭英表示,這些明星都非常有娛樂精神,且成長迅猛,“像歐弟、林更新打呼嚕的段落,是晚上的時候工作人員都睡了,但機器是不停轉的,結果鄧超自己把我們的GoPro拆下來,去拍他們打呼。這些都是藝人自己玩起來的。”
  為了拍攝效果,節目組曾提前“約法三章”,不許經紀人在場,不給藝人腳本等,但開始錄製後,藝人全力以赴的表現,卻讓節目組驚喜不已。“比如鄧超會主動開會,我們通常要錄十八九個小時,有些環節比如‘撕名牌’,因為場地的限制,需要等晚上十點人家場館清空以後,我們才能開始錄。常常錄完已經凌晨兩點多,藝人還要求跟我們聊,問他們有哪裡做得不夠好?哪些點當時還沒想到的?會開完通常已經早上四五點。”俞杭英認為,在鄧超身上,就能非常明顯地看到藝人“綜藝感”的成長,“比如中韓對決的時候,劉在石會先言語挑釁,說‘啊你們有看到baby嗎?baby好漂亮啊!’主動把這個點引出來,讓每個成員都點評一下。這就是引導的作用,鄧超看了也覺得對方真是非常嫻熟的主持人,他也在思考自己隊長的角色定位和作用。像撕名牌,他們現在就學會先要貓捉老鼠戲弄一番,玩一下語言調侃。第一集你還能感覺到鄧超的勝負心是很強的,但到了第二期,鄧超搶到了紅心,就不急著給隊友古力娜扎了,而是自己在那兒玩,類似劉在石偶爾也會把好的機會讓出來,給別人更多的表現,後來的大家哄搶的綜藝感就是讓他給這麼玩出來的。"
 
成長筆記3
  接盤俠如何逼死工作人員?
  Q:扛著機器滿大街追明星的工作人員怎麼煉成的?
  A:工作人員集體魔鬼訓練瘋狂健身……
  明星們在鏡頭前滿地打滾、撒潑撕名牌、滿大街瘋跑,累得像條狗,鏡頭外工作人員的體力和耐力考驗就更是翻番。“藝人跑18個小時,我們比藝人早到2小時;藝人走了,我們還要收工,素材要倒到硬盤i,燈光機位都要撤,起碼要晚走2小時。所以基本我們一錄就是通宵。像我們剛從武漢回來,7天下來每天只能睡3個小時。”
  除了戰鬥時間長,節目對工作人員體能的挑戰,也是超人級別。比如攝像不僅要不停跟著奔跑的藝人,還要扛十幾公斤的機器。而節目3天錄製兩期,一次動用40多名攝像、上百個機位拍攝,一共300多小時的素材,要審無數次片,還需要20名剪輯師從粗剪到精剪到包裝用20天剪成一集正片。
  此外,節目還需要提前做不少準備,如首期錄製前,節目組就進行了一次完整的試錄,找工作人員做明星替身,在實拍的操作標準下,500多號人整整錄了一天。還有游戲環節,都需要工作人員親身試驗無數遍。比如田裡的抓泥鰍比賽,工作人員要親自上陣,一條條抓,以此計算極限時長。
  游戲過程中,工作人員還要細心地觀察調控。“比如第一集里,王祖藍原本是被安排在‘匍匐前進’環節的,但我覺得王祖藍參加這個項目反差就出不來,所以臨時把他調到了‘跳雙杠’的關卡,結果他身高不足一米七,怎麼也夠不著杠子,一直掉下來,效果就出來了。而且他很勵志,一定要試試看,就把他的性格也顯露出來了。”
  在超人的體力和耐力考驗面前,不少工作人員錄製前都開玩笑稱,得接受一個月軍訓,才能把節目扛下來。“確實有人瘋狂健身,提前練長跑,做各種體能準備,大家都知道這個節目體力考驗非常大,這個不是開玩笑的!”據節目組透露,在所有攝像中,負責拍攝王寶強和鄭愷的人員最辛苦,因為王寶強能爬牆又能翻窗,相當考驗地球人的跑酷水平。而鄭愷不僅能跑,速度還特別快,有一次還發生了鄭愷的攝像跟丟人,全組人跑來找鄭愷的事情。在韓國SBS電視臺錄製時,被林更新逼急了的嘉賓歐弟甚至也翻過了牆頭,當時也是把一眾工作人員驚得不行。
  此外,由於游戲有一定的危險性,節目組對每個游戲環節都會親身試驗以確保安全,此外,救護車、醫療團隊也都有所安排,儘管如此,俞杭英表示,每次出外景她也總是提心吊膽,“做《人生第一次》的時候,也是帶著兩百號人飛來飛去。當時12期節目飛了六七個地點。最後一期節目錄完,我們從臺灣回來,大巴開進大院里,直到最後一個人下車,我的心才放下來。責任太大了,如果有一個人出點意外對節目都是非常大的損害。”
    
成長筆記4
  接盤俠“跑”一趟多少錢?
  Q:土豪景區“承包價”開到了多高?
  A:1500萬……我們都不去!
  想當初,《爸爸去哪兒》帶旺了一眾外景拍攝地,如今為了“承包”《奔跑吧兄弟》的外景地,據稱有景區已經開價1500萬,要請節目組跑一趟,結果被拒絕了。俞杭英表示,“景點確實是排著隊來的,太多了!”但節目的選景需要考量,更多還是如何與“主題”相契合。“這個節目要求,每一期,我們的創意和外景地的地域風貌、歷史傳統要能很好地結合起來,不能顯得刻意,要讓藝人很快樂地去玩。像第一站杭州,是‘白蛇傳說’;第二站烏鎮是‘前世未了情’;第三、四站韓國是‘韓囧’。”
  據悉,《奔跑吧兄弟》的外景備選地點多達45個,涵蓋了沙漠、冰川等各種特色景區。“我們在敦煌的主題就叫‘沙漠公主爭奪戰’,有‘守護月牙泉’這種聽上去就很有意思的游戲環節。如果光是玩游戲沒有這些傳說,這個節目就會顯得沒有靈魂。”而且這些景點完全是由中方團隊負責選取的,“比如去杭州的中國美院,我們知道它的建築是得過建築界諾貝爾獎的,這種信息韓國人是不知道的,所以都是要由我們來執行。”
  雖然有不少外景地排著隊組團攻略節目組,但俞杭英表示,外景地的各種“王婆賣瓜”對節目組來說基本沒有用,“每個景點,我們都起碼要下去看4次,我們不相信景區的PPT,都是先頭部隊帶著DV去拍回來的。然後策劃組要討論,之後導演組核心人員過去踩點,回來再設計游戲。接著拿著游戲創意再去實地測試,看當地的條件是否符合,最後大部隊再過去。因為我們指揮的是一支大部隊,如果景點的決定下得很草率,那對後面的拍攝是不利的。”
(原文標題:《奔跑吧兄弟》:國產“接盤俠”,如何接好盤? )
(編輯:SN009)
創作者介紹

Keep

iw38iwfgg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