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慶圓
  2014年的三八節剛過,江蘇省無錫市北塘區檢察院未檢科收到一封蓋著雲南楚雄彞族自治州郵戳的平信。啟開信封,一張“全家福”映入眼帘,照片上有個青澀女孩讓我覺得眼熟。哦,原來是葉璇(化名)。
  2013年2月,剛滿16歲的葉璇來無錫打工,在火車站附近的酒吧做酒水推銷員。對性格內向的葉璇來說,燈紅酒綠的酒吧環境實在難以適應,迫切回家的想法讓葉璇沖昏了頭腦,終於有一天在借錢未果後她伸出了罪惡的手,將同屋室友王玲(化名)的一部手機和2000元錢偷偷拿走。公安機關以其涉嫌盜竊罪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在提審時,因為葉璇父母無法到場,我們通知檢察觀護員施燕作為合適成年人參與訊問。隔著冰冷的鐵欄,葉璇第一次向我們講述了自己不愉快的童年。
  葉璇的老家在雲南省的一個偏僻山村,那裡“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依舊盛行,家人的愛都傾註在弟弟身上。葉璇小學沒讀完就輟學在家乾農活。她性格孤僻,不願跟人交流,把所有的事都憋在肚子里,這樣的性格為她後來走上歧途埋下了種子。
  她的經歷讓我既惋惜又同情,面對眼前這個早已泣不成聲的女孩,除了教育之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呢?
  經過多方詢問,我們聯繫上了葉璇的父母,希望他們暫時放下工作,到無錫與孩子見上一面。
  葉璇的父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匆匆忙忙趕到無錫。會見之前,我們給葉璇父母做了長時間的思想工作,“孩子之所以犯錯,很大程度上是父母的教育和溝通方式出了問題,希望你們不要過分指責她,而要更關心她的成長。”
  見到葉璇後,母親緊握著女兒的手,一邊輕聲叮囑葉璇好好照顧自己,一邊用衣袖擦拭著自己和女兒的眼淚,站在一旁的父親雖然一句話都沒有說,但眼中滿是心疼。我被眼前這感人的場景深深打動了,決定要盡全力幫助葉璇回歸美好的人生。
  辦案期間,我撥通了被害人的電話,向她反映葉璇現在的情況,並解釋葉璇其實並不是品格惡劣的孩子,她只是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缺少家人關愛,在法制和道德觀念模糊的情況下做了錯事。葉璇的父母也積極賠償和道歉。經過多方努力,葉璇得到了被害人的諒解。
  該案最終也因案情顯著輕微被北塘區檢察院決定不起訴。結案後,檢察院與葉璇家人簽訂了為期一年的幫教協議。
  幫教期間,葉璇與幫教小組定期網上“會面”、手機聯絡,從不間斷。一天,葉璇的母親打電話向我哭訴,葉璇被拘留過的事情不知怎的走漏了風聲,現在村裡人總在他們家人背後指指點點。
  我們獲知情況後,立即寫信給其老家村委會,說明葉璇的行為已經不作為犯罪處理,請村裡人對其多一點寬容和理解。一個禮拜後,我打電話給葉璇母親詢問情況,葉璇母親說村委會很重視檢察官的來信,立即給村民們做工作,現在再也沒有人說葉璇的事了。
  葉璇在來信中告訴我們,她在一家服裝廠找到了工作。節假日,父母會帶她跟弟弟一起到公園裡面玩。現在鄉親鄰居們對她都很友善,大家似乎不再記得她曾經犯的錯,還在她求職時幫了很大忙,現在的她終於體會到了什麼是幸福。
  葉璇就像山間的野百合,沒有牡丹的高貴艷麗,沒有杜鵑的熱烈奔放,但是因為有了家人的疼愛,社會的包容,法律的保護,人性的關懷,這個平凡的生命擁有了生機盎然的春天,擁有了充滿希望的未來。
  (作者單位:江蘇省無錫市北塘區檢察院)  (原標題:野百合也有春天)
創作者介紹

Keep

iw38iwfgg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